返回
第三百三十三章 全都是骗子
首页
更新于 23-01-22 03:03:00
      A+ A-
目录 到封面 下载

凤明邪很想笑,可指尖却不由自主颤了颤。

“阿蘅,你说带本王回南屏,是认真的吗?”他喘了口气问道。

“当然。”陆以蘅莫名于他的古怪。

“好。”真的好。

凤明邪的口吻带着几分归于温宁的安然,轻吻顺着她的眉心落下,有一种盈淡的花香窒人心神。

桃花芳菲,是陆以蘅从开始就受到的迷恋和蛊惑。

“怎么了?”她有些不安,凤明邪的举动说不出的反常叫她心神不宁的。

凤明邪想了想,伸手将她压进怀中:“他们说自私的人,终归会有报应。”

陆以蘅一愣,口中似渗出些许腥味,那是从凤明邪的唇畔传来的。

血。

她有那么一瞬恍惚失神,腥味浅淡却真真实实的蔓延在唇齿间,肩头微微一沉惊觉凤明邪顿猝的呼吸,男人突然伸手掩上唇角极力克制着身体不不适,随即,侧身咬牙却还是没有忍住那从嗓间涌上的腥热。

血渍从唇角咳出。

顿,呕了大片。

陆以蘅吓得几乎是从床榻惊跳起来一把抓住凤明邪的臂弯,为何几日不见,他身体如此不堪似病入膏肓。

“我去宣太医!”

“别!”凤明邪连忙拽回她,温热的血痕将两人的掌心都湿润黏腻,“别在今夜……”他气息微弱带着几分勉力恳求,别在今夜宣太医,这是他们的大婚。

不该破坏片刻。

陆以蘅的指腹触碰到了男人的肌肤,猛然发觉凤明邪的臂弯上多了不少新伤,那是千刀万剐割下的痕迹,定是近来旧疾复发,那些潜藏游走在身体内的银针刺痛心脉骨髓却无法取出。

不偏不倚,选在,良辰吉日。

“您、您不能再等!”陆以蘅的焦灼难耐写在脸上,什么大婚不大婚的,她从不在意这种乱七八糟的仪式感,她只要凤明邪平平安安。

凤小王爷其实根本阻止不了陆以蘅,他知道自己并没有多少的力量去拽住这姑娘。

“本王的造化到了。”他坦然轻道,身体究竟是如何脆弱不堪,他最清楚,宣不宣太医,都不会有第二个结果。

“您从来不信造化的!”陆以蘅的手捏成了拳,脚步和身体都停顿了下来,声音里带着连自己都畏惧的害怕颤抖,凤明邪坦诚的口吻,说明了一切的徒劳和颓然。

银针入体十多年,日复一日的承受所有的病变和折磨,就连北戎的澜先生也无能为力,所有的缓解和拖延不过徒增更多伤痛。

这个世上没有什么药到病除,没有什么妙手回春起死回生。

凤明邪已经偷来太多太多的时光。

身体在本就多次复发的旧疾下还奔波劳累四处平乱,又如何算得好好调理?!

陆以蘅咬牙,掌心里的血渍温热的发烫。

他进屋时吹熄了烛火,根本,根本是不希望陆以蘅发现他神色的仓皇和憔悴。

故意的。

凤明邪撑起身,想要伸手去够那小姑娘的指尖,冰冷冰冷,冻得人发憷,黑暗之中,能听到的都是即将枯竭而艰涩的呼吸。

“阿蘅……”他低低唤,像是在讨好,像是在恳求,像是,在尝试着多唤她一回。

“你别说话!”陆以蘅发狠怒喝,“别说话!”她牙根咬的发疼,眼眶烫热蓄满了泪水,声音里是自己都无法控制的恐惧,她的背后全是冷汗,不敢挪动一步。

“我怕是不能陪你回南屏了。”就算他失信一回,他总想着再多一点,多一点的时间,又或者,快一些,偷得浮生闲情与阿蘅早日完婚,可是,朝堂上下,文武内外偏生出了许多的不如意,凤明邪徒然觉得,自己也并不是个合格的皇亲国戚。

啪嗒,滚烫的泪珠落在他的手背,也同样烫到了他的胸口。

“别哭……”

他说。

别哭,阿蘅。

陆以蘅的眼泪掉的更凶了。

那个小雪满倾城的晚上,陆婉瑜也是这样说着,阿蘅,你别哭,阿蘅,你别怕。

陆以蘅的手颤抖着,不,她浑身都在战栗,她害怕,害怕的要命,痛楚从胸口蔓延到四肢百骸,无法呼吸。

她不想听、不要听!

“本王有些累了,是该好好睡一会,”男人轻道,像极了情人低语的呢喃,“只睡一会儿……”

陆以蘅的心跳猝然顿止,凤明邪的手在那瞬松开了她的指尖。

啪嗒,手中原本抓着的小珠子滴溜溜的滚落在地,铜雀金珠。

那是陆以蘅踏进盛京城的那天在阅华宅中烧毁的契约。

小姑娘呜咽着声不敢发出任何的哭喊,死死咬着唇角将血泪往肚子里咽。

那些说着别哭的人,都睡着了,那些说着爱她的人,都抛弃了她。

就在面前。

眼睁睁无能为力。

陆以蘅浑身一软跌坐在床榻前,她得到了世人所有的祝福也得到了一个诅咒。

她走向自以为的幸福和归宿,然后,敌不过天命,一无所有。

“凤明邪……”她呆呆轻唤,床榻上的人不会有任何的回应,“凤明邪……”她又唤了声,“都是骗子。”

她声嘶力竭,眼泪止不住。

全都是骗子!

三姐离开了,花奴离开了,大哥离开了,为什么,要留她一个人还活着——为什么,每个人都求着她别哭别怕。

她不想坚强,没有那么坚强,失去凤明邪的每一刻都是暗淡无光的冬日。

陆以蘅不想走进永夜。

她的泪水吞没了意志,满手满身的血渍打动不了心神,“呯”,木窗被吹开,寒风一瞬涌入扑面而来,屋檐下灯花摇乱,云端的月色星光早已蒙蔽,北风席卷着白梅落雪。

深夜里不知何时雪色蒙尘。

冰冷珠花砸在脸庞,陆以蘅失神无光的眼眸微微抬起,床榻上的男人锦衣华服,五彩雀羽金银织花如同蝴蝶翅翼上的流光掩映,将整个大晏朝的富丽堂皇都镌刻其上。

只是失去了所有的生机。

她突地站起身撕下霞帔将凤冠掷地。

“来人——”陆以蘅擦去泪痕大喝,“来人备马!”

大雪倾城。

天边还有着未消散的七彩烟花。

陆以蘅的马车在所有人的惊骇错愕、面面相觑中闯出了禁城,闯出了盛京,她打马一鞭,没有回头。

城门之上站着两个身影,一老一少。

顾卿洵的肩头已经叠了一层厚厚的雪花。

他的脸上有着落寞有着歉疚,青牛宝马七香车冲破城门时,他闭上了眼。

他知道那是陆以蘅,也知道,马车中的人是谁,凤明邪。

“我撒了一个谎,便要一辈子于心不安。”顾先生轻道,话是说给站在身边的胡良泰听的,今夜,顾卿洵没有去参加至交好友的婚礼。

胡太医双手龙拢在袖中,沉沉叹气。

他是太医院首,又岂会不知凤阳王爷病入膏肓的身体状况,可在大婚前,没有只言片语的透露,那个男人因为银针入了心脉,根本,命不久矣。

也许今日,也许明日,却不偏不倚。

顾卿洵仰头,雪花落进瞳中,冰冷刺进热血。

陆以蘅议和平乱回城的那天,他在御书房外遇到了她,明明对小王爷的诊断不尽如人意,明明知道小王爷劳心成疾对身体早已有了极大的伤害,可是,那个男人在房内的轻咳早已明示了顾卿洵应该回话。

不要告诉她。

不要告诉她,关于凤明邪的一切。

只要再多一点的时间,一点点就好——

凤明邪想娶陆以蘅为妻,哪怕,只有片刻。

所以顾卿洵对她撒了谎。

大婚之夜,伤心欲绝。

陆以蘅也许一生都不会再原谅顾卿洵。

胡良泰拍了拍顾先生的肩:“人人都说陆家姑娘固执,其实,王爷比她更固执。”

凤明邪的假装在胡太医看来,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,小王爷有着不可告人的私心,却也成为了陆以蘅放不下的梗刺。

伤人伤己。

“胡太医,我还是不懂盛京城的人情世故,”顾卿洵苦笑却勾不起唇角,心头搁置的大石无法撼动,“这繁华王都,就交给你罢。”年轻的神医长长喟叹,负手下了城楼。

马儿嘶鸣惊蹄,顾卿洵的身影消失茫茫。

这座城池埋葬了太多的爱恨情仇、家国皇权,所有的明月光都在这一个大雪夜里悄然暗淡离去。

空落落的,好像掏走了心脏。

无法重生。

胡良泰站在雪中,黯然伤神。

禁城金殿究竟发生了什么?

好像一场不醒的繁华旧梦,从酣畅淋漓中剥离出来,血肉模糊。

宫娥们说,天下兵马小将军哭红着眼染花了胭脂像从阎罗殿回来的小罗刹,一身嫁衣映衬着万家灯火,红的如开了三途彼岸的冥花,她带着凤阳王爷离开了——

那个男人,还活着吗。

谁也不知道。

盛京城里的传言风波蔓延到了举国上下。

凤阳王爷在那个晚上,药石无救,小将军疯了才会带走尸体策马狂奔。

她能去哪儿?

不知道。

整个太医院被宣到了御书房,从暖阳初升到夕阳西下,明湛才放了行。

没有任何昭告。

少年天子沉默不语整整三天。

不愿相信,却不得不信。

那个五彩雀羽招摇过市,荒唐却不荒诞的凤小王爷,在大婚的那天,安静的离开了大晏的山河天地。

(AD:支付宝搜索708611698 领红包)

目录 到封面 下载